薩爾瓦多的藍衣天使   

  自二00一年二月起,薩爾瓦多數度大地震,慈濟星馳支援,並允諾蓋大愛屋千餘所,與慈濟在台灣九二一地震後的希望工程的規模,雖不能相比,但對震後薩國人民而言,也給他們帶來了新希望。大愛一村於去年交屋,大愛二村則於上個月卅一日在薩國總統Francisco Flores在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葛濟捨(大愛行總協調)的前導下,共同爲大愛二村的學校、活動中心、義診中心揭幕,而慈濟人對薩國的支持將會是遠程計劃不會因爲大愛村交屋而停止,慈濟對薩國的災區重建計劃仍會繼續下去。由於慈濟在薩爾瓦多近三年的努力,當地人將身著藍天白雲制服的慈濟志工譽為藍衣天使(Blue Angel),讓人動容。

  此次慈濟芝加哥分會的副執行長謝濟介,委員林慈化,慈青謝沛穎與筆者,皆參加了交屋儀式,以及四次義診及三次發放的五天行程。筆者更巧遇二十四年前的學生鄭茹菁,她目前是拉斯維加資訊報的記者,她對二00三年薩爾瓦多大愛行有一系列的報導,茲徵得同意,轉載其中的一段:Ahwachapan 義診發放-玫瑰代表村民的心,以饗讀者。

十月卅日,三十多位慈濟人被選去總統府,代表上人贈送慈濟旗袍給總統夫人。另五十人出發去ahwachapan500人的義診與發放。

  Ahwachapan 是一個窮困的山區,一個個土堆成的、厚紙片貼成的、或黑色塑膠袋連接而成的「屋子」,無言地訴說著村民的貧窮,屋前的村民友善地朝"Blue Angel"揮手,一張張孩仔們天真的面孔,無邪的笑容,叫人對他們的「身世」多了一分不忍。

        正因為房屋的簡陋,村中女子屢遭暴徒破門而入霸王硬上弓,年紀輕輕就生了一個又一個孩子,大娃娃帶著小娃娃,每個孩子的父親都不同,甚至連母親都不知道父親何許人。

貧瘠的山區種植玉米,村民採收玉米磨成玉米粉做成Totilla,中間包裹豆類製成薩國出名的Pupusa餅,是村民賴以維生的主要食品。

  窮了好幾代的薩國人民,大多靠採收咖啡維生,每月工資低於100美元,平均所得是每年每人2000美元。據保守估計,薩國有三分之一人民是貧民,許多貧區至今沒水沒電,生活條件十分落後。地震後的貧民淪落成遊民,政府只能劃出地「借」給人民蓋房子,其困難程度令人鼻酸。

臨時搭起的帳篷進行著中西醫義診,慈濟的白衣菩薩們親手檢查那些全身既生瘡又流膿的可憐人,只有慈濟醫師知道,只有他們瞭解窮人也有生病的權力。

 許多許久不見的病例如頭虱、白癬,以及髒、亂造成的各種皮膚炎,患部真的很可怕,而患者卻是真的很熱情,他們喜歡給醫生、護士一個熱情的擁抱,而慈濟人感恩他們表示感恩的方式,每一位元元慈濟人都笑容滿面地接受村民熱情的擁抱。

義診結束後,慈濟人專注在拔營,收拾器材及撿取垃圾,曾濟迎領著當地的孩子東奔西跑撿垃圾,坐上巴士的慈濟人原已整裝待發,沒有人留意到村裡的孩子們悄悄地離開現塲,直到他們捧著花回來。孩子們捧著紅、白、黃交錯,方才摘採的玫塊花列隊要獻給他們最愛的"Blue Angel"。慈濟人也列隊接受了玫瑰和孩子熱情的擁抱,在回程的路上看到距離ahwachapan十多分鐘車程的園圃看到幾株「人家檢剩」的玫瑰,心塈啎ㄕ穘擖X一股熱流,赤足的孩子們究竟在大艷陽下走了多久才採到這些玫瑰?後來聽說薩國總統夫人真的很美,但我一點也不遺憾,因為那些獻花的孩子們更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