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家人終於相信針灸了

筆者在脊椎推拿醫學院附設醫院實習時,認識了小我一屆的波蘭裔札艾爾醫師,個子不高的他,對針灸原是充滿了懷疑,但因為幾個案例,在脊椎推拿無法得到良好療效時,針灸卻發揮了最大的療效,讓札艾爾對針灸起了另一番認識,也因此去修了針灸的課程。畢業後,札艾爾醫師奉妻命而往他州執業,因此失去了聯繫。

去年五月,突然接到札老媽的電話,言道她的先生,也就是札老爸的老病,腰椎間盤毛病於三星期前再度復發,痛到每天五六次,每次吃兩粒六百毫克的止痛藥,依然是痛得無法移動,札艾爾醫師要求札老爸試試針灸,但札老爸起初是寧願痛死,也不願試針扎到身上的滋味。但實在是痛得無法忍耐了,因此由札老媽開長程車,來到筆者的診所。

札老爸身材不高但十分壯實,進門時是手扶著腰,彎著身體進了診所,經過一番測試後,再度確定是椎間盤的問題,然後壓著他手上董氏奇穴的中白及上白穴,雖然只是輕壓,但札老爸的這兩點已是痛得不得了,藉此簡單地說明了要針的部位,札老爸眼中露出的眼神,是極度的懷疑,但又無他法,因為他絕對不願開刀治療,只得在半信半疑中,由筆者分別在他的中白穴,上白穴及膀胱經和膽經上的穴道下針,並在委中及陽陵泉兩穴刺出幾滴黑血。針後,並做了札老爸相信的靠可式牽引,治療完畢後,札老爸並無言語,依然是了著腰離開了診所,並未表示有何進步。

次日清晨七點半,札老媽來電了,她說札老爸至今未鬆口,沒說針後是否進步。但很顯然地是,針灸後,他的腰腿確實痠軟痠軟了一陣子,但一晚上,並未吃任何止痛藥,也未聽到他哼哼哈哈的。三天後,札老爸再度來針灸,這次他終於承認針灸加靠可式牽引術的功效,但他對針灸為何有效,仍是百思不解。他說他也不想知道為何有效,只要腰腿不痛就好了。

札老爸一共針灸加靠可式牽引治療兩次,就依照給他的三個腰椎運動方法,加上硫化糖胺的補充劑,在家慢慢調養,腰痛就充分控制住了。今年一月,札老媽也來看病了,她是個閒不住的波蘭女性,六十七歲了,還兼差做事,家中的院子工作也都一手全包,她在去年十一月傷到了肩膀,但只在附近的脊椎推拿醫師那兒治療,由於得不到預期的效果,再加上她兒子札艾爾醫師的再度推薦,終於來了。經過針灸治療,她的肩周炎復元得十分快,頗

出筆者的預料。札老媽從此成了筆者的義務推銷員,由她介紹的病人十分多,尤其是急性扭傷的病人,絕大多數都在幾次針灸後即獲良效。

前些日子,札艾爾醫師的二哥,在某高科技公司服務的他,突然發覺當他吞嚥固體食物時,會牽扯出右胸前深處的一種不舒服的痛,但一般醫師們在檢查後,只告訴他沒有心臟病,休息兩三天就好了,但問題時右胸的牽扯痛並未減低,而且連右後背都開始痛了。經診察後,認為一是食道肌肉痙攣的問題,另一則是菱形肌痙攣的問題,因此針內關間使兩穴治食道肌肉痙攣,針董氏奇穴的腕順一穴及正筋正宗,並加拔罐治菱形肌痙攣。針完後,札二哥說他的背不痛了,但吞嚥的牽連痛要吃過東西才知道,先讓他吃一片花生的夾心餅乾,沒有痛的感覺,再吃一片,仍然沒事,他才歡天喜地的離去。札家人從此更信針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