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陳著董氏針灸醫案選(一)    王全民醫師


  陳渡人師兄,是董門早期的弟子之一,帶藝投師,文章斐然,曾著有《驗方奇藥保健錄》,以團結中醫力量,推行中醫運動,交換治療經驗,公開驗方奇藥,普及中醫常識,促進人類健康為宗旨。董門的大師兄是林菊村師兄,於196271日拜在董師門下。陳渡人師兄則於1964516日拜在董師門下。今將於此專欄,選用陳渡人師兄所撰的董氏針灸醫案,陸續刊出,以饗讀者,並讓大家看到早期董師用針與選穴精簡的面貌。

  腎結石:五十二年(一九六三年)五月二日,夜半,余左臀部暴痛,熱氣及於肛門,便秘,疼痛難忍。至十日,經X 光照相證明為腎結石,X 民醫院醫師指示應施手術,治療費固非余之財力所能負擔也,乃翻抄家中藏書,得驗方數十則,其中以獨味槐花散化石草最可用,試之果效,方用槐花散二錢止血消炎間接通了大便即服即效,次每日用化石草錢半至三錢和冰糖煎濃汁服,至今未見發病。五十五年余師董景昌先生法,治本症,其術更為奇妙:即在右腿腎泉穴(民按:即上泉穴)放血消炎,又在目下馬快穴(民按:即馬快水穴)針一針,止痛如神靈。

  糖尿病:貴人患糖尿病,久治不效,自台北到北投求治於余友戎醫師,戎師董景昌先生法,針三皇穴,兩腳共六針,間日一次,加與鹽製桂附八味丸,廿診而根治,貴為謝戎君,自動為設診所於其家,代掛招牌,代設診室,代刊廣告。(民按:戎辨明醫師未列在七十三弟子列)
  按:三皇穴治腎經諸病每奏奇效。余行年五十有二,患耳鳴病將二十年,近以是穴針治,下針時耳立無蟬鳴聲,今六診病去其九矣!糖尿病為老人病之一,三皇穴如是神效,值得公開。


  陈渡人师兄与其子陈铁诚中医师的诊所简史,由陈铁诚先生所撰:

  本診所為 先父渡人所創,初名陳渡人中醫診所,先父早年師廣東名醫陳柯先生辨證用藥,得其旨要。抗戰軍興報國從戎畢業軍校13期,致命沙場。38年隨軍來台以陸軍上校退役。復業中醫設診所於中山北路、三重市、基隆路、羅斯福路等地,概然以振興中華醫學、提倡中醫為己任。

  所著驗方奇藥保健錄、風濕病保健錄、頭腦部病保健錄、男女私病保健錄諸書;風行海內外不脛而走,凡研究藥物每親嚐以驗其效而能獨闢新義,非有膽有識者不敢為之。

  民國六十四年,遵醫師法更名陳鐵誠中醫診所,為治病救命、服務人群,以繼先父之遺志云。


精神病:精神病,神經病,癲癇症三種病,因為寒,熱,虛,實以及證候症狀的不同,中醫分之曰:癲病和狂病。精神病的症狀類如:哭笑,亂想,自言自語,視聽幻亂,怔悸驚恐,煩躁不安等。

  本症在西醫非常注重器質,而尤其注重神經;中醫則注重心,肝,腎三經,特別要注重心經和腎經,近見鍼灸專家董景昌先生治楊XX案頗速功。

  楊XX住苖栗縣社XX號,十六歲。她在三歲時即患本症,乃父居官,十數年來為此病不只花了不少錢,而且,連事業被拖得『可慘』!五十四年(一九六五)四月,其父以二十年前同學關係,請余前往研究,所得要點為:

(一)記憶甚強。

(二)躁靜無定。

(三)手心發青。

(四)脈寸口86,太谿神門俱伏,趺陽仍可覺。

(五)濕胖但非水腫。

(六)月經未到。

  余對本症無十分把握,且病家亦未充分表示信任,不過叫吾去「參謀參謀」而已,乃介紹由鍼灸專家董景昌先生治之。

  董氏診察本症後,即以正統之治心腎藥XXXX丹與XXXX丸(未得其同意故秘)予楊女以輕藥多服法治之。第一二月收宏效,服三個月便能上學讀書。能否根治,則未見楊女。

  余治兩位小姐,則以下列諸藥收效。

(一)滋腎去水毒:用六味腎氣丸。

(二)治煩躁罵人:用六味腎氣丸,或炙甘草湯。

(三)經常服用藥:張仲景大麥甘草湯。

(四)安眠:用炙甘草湯,必要時加西藥安眠片。

(五)心理治療:楊女均為十年以上精神病,且為二十四歲以上需要男人的心理病,『心病還要心來醫』,所以分別使之有愛人給予精神上的安慰。

  以上五種治法最突出之成果是:病人的虛胖減輕,水毒漸少;躁煩一直朝向零度走;可是仍有問題:即月經少得可憐也。(未完待續)

  民按:此為董師僅用中藥,未用針灸治療的極少數病案之一,因苖栗在當年,離台北至少需要搭近二個鐘頭火車,還要轉公車到董師診所,不便長期針灸,故以中藥為主,應為天王補心丹及六味地黃丸(陳渡人師兄謂之六味腎氣丸)。


腳不遂

一軍官,左腳腫重年餘,由其同袍,扶至中山北路求治於奇穴專家董景昌先生。時五三年(1964)盛暑,余始師董氏研究奇穴。師示余曰:『此病易治。』余心 未盡信,但不妨試信之。董氏即著該軍官去衣赤背,以三稜針刺『背心穴』出黑血如烏豆狀,十餘分鐘後,該病人即能自行走出診所。自後余益注意此種治術,翻家 中藏書得日本《刺絡治療法》,查中央圖書館知《痧脹玉衡》善本出於明代,日本皇漢醫學一序亦云:出血針能治時症十之六七,治血病良術也。

膽囊炎

九月廿日,台北縣石碇鄉烏塗村河X美,四十二歲,廣東揭陽人。遠道到北投余之山居求診。自訴胆囊焱,經吃西藥,注射,住院成年未癒,亦到台中住過中醫醫院二月,致所種數千株柑全荒,擬捨柑拾命,得友人之介紹前來請求義診贈藥云云。診之:

(一)彎腰則右脅痛,臍部右上拒按,且動悸。

(二)腦脈及腎脈均微細,寸口脈遲,腹虛陷,腰「窈窕」,目深陷,強有笑顏,為過用寒涼消炎藥虛寒之證,預後不良。

(三)在余處用午膳時能吃二碗飯,趺陽脈旺,為有「胃氣」是一優點,仍可攻。

(四)尿短赤,大便二三天一次。

處方:

(一)針明黃等三個奇穴,各留針卅分鐘。

(二)贈送家存安胃靈七日份以健脾胃。

(三)贈送主用化石草做成之藥丸七日份,使平日以豬肝湯送服,清肝膽之熱。

第二診:本上治法,差別如下:

(一)針時一面吃饅頭,一面留針,吃饅頭者防虛上加虛也。

(二)使間日吃豬肝四兩燉田三七一錢以補血化膽囊之瘀血。

第三診:十月一日,仍用上法,病去其九矣

雙十節來拿胃藥,適吾外出,據房東黃登山云:『已無病狀,何自云膽病已癒,希望陳先生再寄胃藥』云云。

本案遵照古法用柴胡類及茵陳類之方藥,余之所以『變法維新』用『奇穴』和『丹方』者,一憑醫理,二遵古法治療絕無由吾陳渡人來施治之理,老前輩名醫早就給治好了。(未完待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民按:四診心法:瘦,食多,火。
            膽囊炎針明黃等三個奇穴,針的是明黃,其黃及兩穴間的火全穴。



治喉蛾

  五十五年(1966)二月九日,余在北投新星窯業公司開會時,突感喉部不舒服,一小時之後,口液如注,口腔難開;腫痛及耳,知為喉蛾,處方製藥,勢已不 及,乃急乘小包車到台北市X 喉科醫師求治,林檢查後,斷定為「單蛾」,將封喉,囑明天來開刀。X 醫師為余注射給藥並洗喉之後,即能言語;但口液仍然外流如注,後照其處方加買聖徽素六粒,即服一丸收奇效,第二三日,病勢仍無好轉象徵,勢非施手術不可。 二月十二日晚,病突告急,乃驅車求余師董景昌放血,承在耳部,頸部,四花穴部放出黑血十餘滴,加針三重穴,留針二十分鐘,病勢立舒,面色恢復為正色,口又 能言。余思放血係救急奇術,但是善後與根治仍以服藥為妥。乃連夜回北投,採六月雪草,滿含口中以代舖地錦治之(舖地錦治喉蛾比六神丸良)。出余意外,此草竟比六神丸與舖地錦更為有效,比西藥聖徽素當然更偉大--每次口含約二三錢,即收神化奇功,二月二十二日,病象完全清除。中間並未用過任何中西藥物,余本人亦未加以針治


  全民按:陳渡人師兄藝多,故針刺放血外,又用六月雪來治喉蛾。筆者認為,若無董師放血針三重在前,六月雪之功效未必比舖地錦或六神丸佳,此陳渡人師兄有『出余意外』之語。。尤其三重穴主要作用在頸喉部。陳渡人師兄於十二日後,日針三重穴及放血,後服六月雪,病象清除應在二十二日之前。


耳鳴

耳鳴通常為水毒或血毒,多屬久病。古今驗方,吾用過不少時間研究選用,效果甚不理想。林再興君言瀉耳朵黑血及太谿金血有奇效云云。胡文治言瀉足少陽膽經青筋有奇效云云,姑記之存考。治水毒耳鳴者,吾主用苓桂朮甘湯。

口歪肉跳
口眼歪斜比口歪肉跳為重,口歪肉跳西醫主言病在神經系統。吾個人經驗,主因全在血不暢,尤以瘀血為重。所以治療原則以去瘀血,活血為主。尤以半邊性之『平衡治法』,舉例如下:

(一)瀉瘀血:以三稜針出黑血,左邊肉跳則瀉左,右邊肉跳則瀉右。至言部位:如口內,如耳後,如足四花穴中央,如百勞穴。

(二)化瘀逐瘀:如萬點金。

(三)補心腎:如天王補心丹,用補骨脂粉拌服。

(四)補氣:如百煉松脂甘草丸,補骨脂丸。

(五)補血:雞肝,羊肝,花生。

(六)袪風邪:如打火罐然後電灸法(左瘀治左;右瘀治右)。

按:打火罐古稱『吸角』,日本叫做吸玉。發明於中國,日本人用得頗為神化。其優良治效是:去風邪,逐瘀血,而活血;此法對半身性疾病:施局部治療有『平衡』效力。(未完待續)

  全民按:依陳渡人師兄書及講義,多提到林再興君,應亦是董門弟子,唯不在七十三弟子之列。所提及胡文,即胡文師兄,但在陳渡人師兄書及講義中,均寫作胡文。耳鳴例,放血部位應在腳上的足少陽膽經。兩例也都可以針健側的中九里及七里穴倒馬。


蟠筋風(肌肉萎縮症)


  肌肉萎縮的病,過去甚為少見,近年在台灣見到的病例頗多;和本案相同的『蟠筋風』卻聞所未聞。數年前,餘師首屈一指的針灸奇穴專家董景昌先生學習奇穴時見其治李X超先生的『蟠筋風』怪症,值得一錄,以供同好研究。

症狀:(1)腰椎骨各節X光檢查顯示肥大。
2)與腰椎骨肥大有關之腰部肌肉萎縮,毛孔低陷,中有黑點,皮膚乾燥。
   3)患部俯首劇痛,天寒亦痛,提腿更痛。

       治法:用三棱針挑出毛孔黑點中筋肉約半寸長低絲狀體。

       治效:十診而愈。

     渡人按:本症不得正治其人必殘廢致死,董師以如是簡喵尃法治之,可謂『神針聖手』。


乳癌針三重穴


  上述董師治馬X楊上校夫人右『乳癌』,針左腿三重穴,一周便消,治效之速,值得珍重記載。以供同好研究。順便在此註述者:乳部瘀血內結,病毒破爛形如岩石;中醫曰『癌』;當今病人與一部份科學醫師把未成岩狀者亦稱之曰『癌』。吾曾治一症,則使人主服仲景復脈湯而愈


目斜針天皇穴

  目斜而不正,吾行年五十有五只見過二人,一位是陸軍上校胡X,雖不礙其戎馬事業,卻不十分雅觀;另一個是李小妹妹,她的左眼睛歪斜不正,沒人知道如何治療,數年前李小妹妹求治上述董師,針右光明穴配右天皇穴,一週糾正十之八九。

心臟病三才穴起沈疴

  七十老醫師戎辨明先生翻出五十四年(一九六五年)心臟病醫案,治效神奇,值得一錄:『五十四年三月,住在台北市北投區新X巷的王老太太,六十七歲,患心臟 病已十六年。我應診時,看她呼吸急促,不能言語,脈細而數,怔忡,即為針大腿三才穴左右各三針。三分鐘後,病人呼吸漸平,跟著便能講話,十分鐘後,能自訴 人很舒適,在場男婦老少十餘人,稱奇不已,三十分鐘後,病人即能起坐並飲茶。在場一婦當即請我去治她的每日大便八九次怪病,述如另案。』

渡人按:三才穴為奇穴專家董景昌先生不傳秘穴。吾每見他治哮喘,下針十分鐘病人即稱爽快不已,吾引用之亦有奇效,配服補腎逐濕化痰健胃的藥,每使水毒性哮喘能在短時間內痊癒。至其針理,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一針止大膿:

  王文波先生,五十九(一九七0)年十一月廿日來報告一奇穴治案云:『吾的孩兒,初生時右臀特大,似瘤非瘤,日漸脹大。五十九年十月入榮
X 醫院施手術,割除出有孔而似海棉體毒物,孔內有青色水液,雜粉紅色毒液排出。無法制止,後到台北市林森北路請董景昌先生到榮X 醫院「偷治」,董先生用三稜針在小兒右手,(毒瘤同側)大拇指甲後正中央有黑點青筋部放黑血,一直至流出正 常血為止。如是一針,孩兒右腎毒水即晚不再流 出。像這樣奇怪的治法,值得流傳,敬請刊入先生之保健錄,以資世人研究。』

  吾得王君此一報告,立即驅車前往拜謁董氏,並請其為我針治左足被西醫注射盤尼西林後,左腿腫結不良行病。董先生問吾注射經過,及壓痛點在「大轉彎-環 跳穴部」之後,即令吾脫去上裝,用三稜針在吾的左肩甲至脊椎骨間,放出黑血五六滴,又在左下肢外側放出黑血五六滴,血如矢射,穿了衣服之後,足行即告輕 鬆。按:放血治療法,比較有系統的第一本古書是宋代郭士遂著的《痧脹玉衡》,近代科學化之名著應是日本的《刺絡治療法》。其術有即針即收宏效的良果;
能否運用,全靠認識青筋、紅筋、黑點、紅點的經驗,即瘀血的外證。識不破瘀血外證的「電門」,雖出血數十CC,難望治效。

  日本刺絡治療法比董氏療法不同在此:吾有一朋友用刺絡治療法治病,每次他瀉血數十
CC,足以證明日本人研究中國人此術,仍是『登門卻未入其室』也。

黃精、肝病、肺癆
  

  五十三(一九六四)年,從吾師董景昌先生研習針灸奇穴,遇一肺癆病人勢將「嗚呼哀哉」,董先生使服黃精粉花生湯送服,同時刺四花奇穴排除惡血。經常如此治療,病人因恢復健康。老人會理事高鵬飛先生云:其友久病肺癆,用黃精主治而癒。


  壽世雜誌載肝病用黃精羊肝二味主治有奇效。

  

  查黃精又名黃芝,味甘平無毒。有潤肺生津填精滋補效能。主治虛瘦,風濕,肺癆,肝病等病。用量三至四錢,腸胃虛寒,大便溏洩者忌用。歷史記載,用途如下:


  
(1) 治肺結核,肺炎:和苡米仁,沙參水煎服。

  
(2) 補肝目:和羊肝燉服。

  
(3) 補氣血,和枸杞煎服。

  
(4) 治虛瘦,髮白,齒早落為散,常吃則肥壯,益髮,固齒。

  渡人按:此藥煎吃,藥性不能盡量發揮;用粉吃,入口會把牙齒粘住,十分討厭,胃寒者入胃可能構成不易消化之藥團,久蓄不去。我研究結果:把它研粉,配少量之甘草粉,和勻煉蜜為丸,不要曬太乾,入胃即化開。如此用法,才合方便有效廉宜原則。
(未完待續)

  全民按:一針止大膿案例,治小兒腎部毒水,用的就是『制污穴』,時為一九七0年。


  黃精案中,一九六四年陳渡人師兄已隨董師習奇穴,但卻未見董師用過制污穴,一直要到一九七0年聽王文波先生告知後,才知有此新穴,點出董氏奇穴的發展是與 時俱進的。而陳師兄自己因注射盤尼西林造成的左腿腫結,董師在聽其注射經過及痛點後,未用制污穴,用的是背上的火鳯穴及腿上的四花穴放血。共同處是:都放 出黑血。故在前一陣子,筆者即提出制污穴的有效與否,在是否有青筋浮現及是否放出黑血,為有效與否的原則。


  黃精一案,是董師的針藥合一,用藥簡單方便,放血仍在排污血。董師甚喜以花生湯送服單味藥。為何用花生湯?還請大家一起討論。


關節炎

  作者五十九(一九七0)年七月廿八日,應奇穴專家董景昌先生之命,到他的診所研究奇穴。入門又見他的候診室掛一新的大匾,上書『妙裁療絡』四字。那是 參謀總長高魁元贈送的。我問此匾之來歷。董先生一面教我飲酒,一面說道:『四月間,高總長因打球,致左腕關節腫炎,注射吃藥,老沒斷根。派人接我去給治 療,吾確定是因打球致鬱血內蓄之後,即在他的足背動脈外側的黑絡點刺出血,三診腫消不痛之後,又在他的背部腎俞穴扎下一針,然後貼一塊「撒隆巴斯」,病不再發。高總長除贈「妙裁療絡」一匾之外,又加厚賞賜,至於總長請吾治病的原因,係他的秘書,久為痔瘡所苦,被吾刺委中穴,一針斷根,出奇引起‧‧‧‧。』

  董先生上述治驗,有二點必須在此說明奇特處和並非『不科學』的常理:

  手腕關節腫痛治足的道理-手關節因打球內傷腫炎,瘀血積臥(無出路),故腫炎疼痛。刺足背外側靜脈出血,惟一作用是誘導上半身的血液下注到左足部,同時增進了體內的血循環,導致患部的瘀血隨此循行全身,故腫炎消散於不知不覺之中,古稱『病在上取下』。

痔瘡

  「科學化」的醫生治痔的法寶一是切除;二是乾落;三是封口。如是治法,粗看似屬「科學」
,細加研究卻非常不科學。為什麼呢?因為痔的原因是瘀血內蓄本來沒有出路,痔是出路。而切除,乾落,封口,無異閉門打狗,打狗不留路,非被狗咬一大口不可。

  本此常理,治痔的正途有二,一是內消體內的瘀血;一是找尋瘀血出路的另一『電門』,使瘀血從另一『電門』洩出。

  內消痔的中藥非常地多;如炙甘草湯,即復脈湯。如桃核承氣湯加減,如紅花葉丸;董先生用委中等穴,外洩痔瘡瘀血,吾認為很合醫理。為什麼呢?吾經驗: 痔疾的病毒,大多數在肚臍左側靠上角;少數在臍下靠左側。該部位以指按之如「伏樑」如水下浮木,刺委中穴出血有開南窗以通北風的作用。

甲狀腺腫大

  X 處長夫人,頃來報數年前來求治甲狀腺腫大,「已好,確實有效」,我查出病歷,治法如下:

  (一)針三重穴,各三針。

  (二)藥:海藻丸,八角蓮丸,莿茄頭丸。

  (三)耳後放血。

虛胖

  數月前,吾送復脈丸一小包給針灸奇穴名醫董景昌先生,同時說明復脈丸的補力不是一般補藥可比;以及復脈丸用途相當地廣大。董先生後來製作一些復脈丸試 用之後告訴我說:「復脈丸治虛胖效力十分宏偉。」此說可信,醫理甚明:復脈丸為補血強心藥,正常血充實,心力加強虛胖自然會消。因為虛胖係不正常的壞水壞 血,排除卻壞水壞血,人自然會結實下來,消瘦下來。吾經驗:松脂甘草丸更良。

董景昌醫師治癒了龍諾總理的痼疾

  自立晚報六十一(一九七二)年二月四日載:「‧‧‧‧高棉共和國總理龍諾元帥‧‧‧‧患上了半身不遂的毛病。使得他無法繼續執行政務。幾乎形成高棉政府的困擾。

  他曾遠至美國夏威夷醫治數月,病情毫無起色,後來他獲知中國的針灸醫術,對於中風症有特殊的療效,乃派遣他的機要秘書,專程來華尋求名醫,終於找到了我國醫壇怪傑董景昌醫師,將這位在我國頗負聲譽的董醫師接往高棉,為龍諾總理診治。

  董醫師在高棉停留了三週,以他濟世神針,終於治癒了龍諾總理的半身不遂,使他恢復了健康。據高棉傳來的消息:當臥病已久的龍諾總理,施針的第九天,便 能坐起,失去自由活動的左臂已能高舉,廿一天後,左腳亦可高舉,且可起床行動自如,八個多月來不知有左臂左腿的龍諾總理高興地笑了。這個奇跡的發現,不但 使法國的醫學博士(龍諾的醫藥顧名)瞠目結舌,同時也使得中國針灸醫術更一次的揚名國外,為中醫界建立了汗馬功勞,他卻不願意將他這次高棉之行所獲得的豐 碩成果加以宣揚,當記者往訪時,他卻三緘其口,如果不是記者在他的診所中看到龍諾總理親筆寫給他的感謝狀,真不相信那是事實。

  在董醫師的牆壁,掛了一件法文文件,那是龍諾總理親筆寫給他的感 狀,感謝董醫師治癮他的病。譯文為:

  我很榮幸的在閣下停留高棉共和國期間對你表達我真誠與熱烈的致謝,感謝你以及你的助理池琛先生三個星期來所不斷給予我的照料和醫法,這一切努力已有了圓滿的結果。」(董氏針灸醫案選完結篇

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ˍ
民按:以上所有的董氏針灸醫案選,俱從陳渡人師兄所撰的《驗方奇藥保健錄》選出。陳師兄另刻有《景昌針灸穴位及醫案》講義,有二百多個精要醫案,機會成熟時,即會問世。

  董師應聘前往診治高棉總理龍諾數次,第一次係於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三日至廿六日。上文談及龍諾在施針的第九天,便能坐起。董師留下的診病記錄云:

  十一月十三日第九日,上午,治療:(一)水金,水通穴留針20分鐘;(二)靈骨大白穴留針30分鐘。效果(空白)。下午,治療(一)手五金留針20分 鐘,(二)無名穴留針20分鐘。效果:手五金效果較小,而無名穴扎針後左腳即有感覺,取針後突然自行坐起,面露愉快微笑,引起多人大笑。皆云:行了,現在 坐起不要人扶了。

  董師留下了第一及第二次(一九七二年三月廿五日至四月十六日)為龍諾治病的記錄。今年五月一日至五日明醫網的培訓班,筆者已公佈了第一次22天的治療記錄。有機會再公佈第二次23天的治療記錄。對於董師的臨床用針之道,將大有助益。


  以上凡有諮詢,請洽針灸與脊骨神經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LANE, LOMBARD, IL 60148,網站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