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素靈針灸(一)     王全民醫師

 

自一九五0年之後,針灸逐漸在西方世界受到重視,因此為了讓西方人士,能夠了解針灸,許多人試著用肌肉,骨骼,神經等西方解剖及生理的知識,來解釋針灸,其間固有讓人驚艷者,但大多屬附會之流,未能得到針灸的精髓。因此,針灸似乎只是在學用那個穴道,治那種病。因此常被人問道:某種病,那個穴道最能發揮效果,反而忽視了針灸是整個中國醫學的環節之一,擴而言之,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只有用中國文化的思考方式,傳統中醫的診斷方式,才能學到針灸的精髓。

 

中醫最經典的的著作《黃帝內經》,就分為《素問》及《靈樞》兩大部分,每部分各有八十一篇。而其中的《靈樞》更被認為就是《針經》,即針灸的最主要經典。但詳究起來,《素問》八十一篇內,也都含著大量的針灸素材,因此在中國大陸的仿佛居士,耗時十載有餘,將《素問》及《靈樞》中的針灸素材,重新編輯,完成《九靈針經》一書,共分為九卷,每卷九篇,合為八十一篇。九卷分別是:針經法天道卷,針經法地道卷,針經法人道卷,針經法時道卷,針經法音道卷,針經法律道卷,針經法星道卷,針經法風道卷及針經法野道卷,即天地人時音律星風野九卷以應九靈之名。

 

各章中所引經文,每節之末,都附有原《素問》及《靈樞》的各篇名,其中最引人注意者,是『凡經文中間有部分經文,筆者(按:仿佛居士)認定係某段經文之釋文者,均引而錄之於該經文之後,並降二字以別之。其節引他書之文作釋文者,亦同降二字以別之。』換言之,仿佛居士的編輯非常重視以經解經,這應該是本書最有貢獻的地方。

 

在本書開宗明義的第一章,定名為:示立經明道論篇第一(法天),引述的是《靈樞》九針十二原篇,告訴大家,為什麼要立《針經》:

 

黃帝問於歧伯曰:余子萬民,養百姓,而收租稅。余哀其不給,而屬有疾病。余欲勿使被毒藥,無用砭石,欲以微鍼通其經脈,調其血氣,榮其逆順出入之會。令可傳於後世,必明為之法令終而不滅,久而不絕,易用難忘,為之經紀。異其章,別其表堙A為之終始。令各有形,先立鍼經,願聞其情。歧伯答曰:臣請推而次之,令有綱紀,始於一,終於九焉。

 

從這段我們可以看到黃帝所代表的,就是一個愛民如子的領導者,他體會到愛萬民,養百官,在徵收租稅之餘,還要注意到他們的身體健康以及他們的養生之道,第一是:勿使被毒藥,一則因為凡藥都有副作用,二則是藥物會過於提昇身體的正氣(自癒力)來應付疾病,過度提昇正氣(自癒力)的結果,就會使得正氣(自癒力)受到傷害,即耗散了正氣(自癒力)。副作用與正氣(自癒力)耗散,都是藥之所以為毒的原因。

 

第二是:無用砭石,即不要用銳利的石頭來放血,因為很容易放血過度,也傷到正氣(自癒力)。在此筆者亦要強調,放血治療是一個很好的注療方法,但不可放血過度,否則當場就可能造成暈眩,即正氣虛的現象。

 

最好的方法,就是微(細)針刺入肌膚裡,就能夠疏通經脈,調和氣血,使氣血運行,在經脈中起到逆順往來的相合作用,這種療法,可以傳到後世,就必須制定出針經大法來。即以微細的治療方法,使人體自然調和。

 

黃帝的首席衛生署署長歧伯回答:我願意按著次序,有條理的,從一到九立定九卷針經,來推廣這個使人體自然調和的微細治療法。

 

從黃帝與歧伯的對答,讓我們了解到一個有能的政府,不只注意人民的義務:交稅,還重視人民最基本的權利:生存權。因此要推動一個全民皆可接受,易於治療推廣的醫療體系,來子萬民,養百姓,疾病能得到治療。這不也是現代真正的政治家應該努力的方向之一嗎?(記於二00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孫中山先生一四二歲冥誕日)

 

臨證筆記  素靈針灸(二)    王全民醫師

 

本週介紹的內容,係以《靈樞.九針十二原篇》的原文為主,以經解經的部份則包括《靈樞.小針解》及《素問.離合真邪論》兩篇,試看《靈樞.九針十二原篇》這段原文:

 

小針之要,易陳而難入,粗守形,上守神,神乎神,客在門,未睹其疾,惡知其原?刺之微,在速遲,粗守關,上守機,機之動,不離其空,空中之機,清淨而微,其來不可逢,其往不可追,知機之道者,不可掛以髮;不知機道,叩之不發。知其往來,要與之期。粗之闇乎,妙哉!工獨有之。往者為逆,來者為順,明知逆順,正行無問。逆而導之,惡得無虛?追而濟之,惡得無實?迎之隨之,針道畢矣。

 

這段的意思是:針刺之道(小針之要),易談難精,一般的醫師(粗:中工或下工)僅知在病位上針刺,高明的醫師(上:上工)則守候病人的正氣(神)盛衰,用補瀉手法治之。正氣(神)與邪氣(客)的對抗變化莫測,醫師若看不出來邪氣由何經脈(門戶)進入人體,哪能了解病變的原因呢?針刺的微妙,就在察知正氣與邪氣的力量,運用疾徐手法去補瀉治療。而一般的醫師,只知背穴道來治病

,高明的醫師則觀察正邪氣的變化與機動,再來運用穴道治病,其間的道理,是極精微的。當邪氣盛時,不用補法;當正氣衰時,不用瀉法,明白正氣邪氣的虛實變化,不致有毫髮之差;不明白氣機的變化,即便箭在弦上,也無法射出(無法對症下針),因此針刺必須掌握正氣與邪氣的往來順逆盛衰之機,進行補瀉,才能確有療效。粗工對此昏昩不知,故治標不治本;只有高明的醫工方能知此妙處,而治本而不治標。什麼是順逆呢?正氣去(虛)叫做逆,正氣來復(實)叫做順,明白逆順之理,就可以放膽直刺了。若不了解逆順的道理,正氣已虛,反用瀉法,正氣更虛!邪氣正盛,反用補法,邪氣更實!必須邪盛而瀉,正虛而補,能思及此,針刺之道就通了。

 

《靈樞.九針十二原篇》進一步說明如何補瀉:

 

凡用針者,虛則實之,滿則泄之,宛陳則除之,邪勝則虛之。《大要》曰:徐則疾則實,疾而徐則虛。言實與虛,若有若無。察後與先,若存若亡,為虛與實,若得若失。虛實之要,九針最妙,補瀉之時,以針為之。

 

即凡是用針刺之法,正氣虛用補法,邪氣實用瀉法,有瘀血用破除(放血)法,邪氣太亢盛的用攻下法。補瀉的針法,大概是慢進針而快出針,急按針孔的為補法,快進針而慢出針,不按針孔的為瀉法。針下有氣是實,針下無氣是虛。氣本無形,在於有無之間。依據病的緩急及氣的虛實候察補瀉的先後次序,依照氣的行止,定留針的久暫。掌控得法,做到補虛瀉實的目的,務必使病者感受到補有所得,瀉有所失。虛實補瀉的要領,以九針為主。由針刺的技巧,達補瀉的功效。

 

如何知道補瀉的功效是否達到呢?望聞問切以及病患肢體的反應,就可得知。(記於12/03/2007)

 

臨證筆記  素靈針灸(三)    王全民醫師

 

在上週,我們提及一般針灸醫師(粗守形,指中工與下工)與高明針灸醫師(上守神,指上工)的分野,即在於是否能掌握正氣與邪氣順逆之機,而予以針刺補瀉。本週我們著重在臨床針灸時,醫師應如何執行針刺。

 

《靈樞.九針十二原》:『持針之道,堅者為寶,正指直刺,無針左右。神在秋亮,屬意病者。審視血脈者,刺之無殆。方刺之時,必在懸陽,及與兩衛。神屬勿去,知病存亡,血脈者,在腧橫居,視之獨澄,切之獨堅。』

 

這段意思是說,醫師準備針刺時,要手如握虎般地拿著針,勿使氣散,最是緊要。對準穴道,端正直刺,不能偏左或偏右,醫師的精神集中到針尖,並注意觀察病人,審察其血脈,避開血脈來下針才不會發生危險。當針刺時,要聚精會神地注意病人(懸陽)與兩眉之上(兩衛)五臟六腑氣色的變化,從而測知疾病的存在或消失。如何針時避開血脈呢?血脈多半布在穴道周圍,仔細可自清楚,用手按摸會有堅實的感覺,針時避開,如此就可以不針到血脈了。

 

那又該如何下針治療虛症呢?《素問.寶 命全形論》有進一步的說明:『刺實者須其虛,刺虛者須其實,經氣已至,慎守勿失,深淺在志,近遠若一,如臨深淵,手如握虎,神無營於眾物。義無邪下,必正其神。』這一段刺虛或刺實的要點,仍在醫師的神志集中,不為其它事物所干擾。刺虛證,須用補法實之,刺實證,須用瀉法虛之。下針感到經氣已經到了,就要慎重掌握,不失時機。針刺或深或淺,不得失之,因為深淺有失,更增其病。取穴或有遠或有近,但候針取氣的專注是一樣的。捻針時,要像面臨深淵般地謹慎去調整氣機,有如手中捉著老虎尾巴般的全神貫注,不可為其他眾事分心。

 

這一段所提到的針刺深淺的工夫,是董氏針灸十分重視的,筆者在董氏五間穴一文中已提及。為什麼重視針刺的深淺呢?《靈樞.九針十二原》說:『夫氣之在脈也,邪氣在上,濁氣在中,消氣在下。故針陷脈則邪氣出,針中脈則濁氣出,針大深則邪氣反沉,病益。故曰:皮肉筋脈,各有所處,病各有所宜,各不同形,各以任其所宜,無實無虛,損不足而益有餘,是為甚病。病益甚,取五脈者死,取三脈者恇,奪陰者死,奪陽狂,針害畢矣!』

 

也就是說,如不明白針刺深淺之道,就會造成治療上的疏失。所謂邪氣在上,是外在的風寒暑雨之邪,由頭頸風府風門穴而入,停於人體上部(上焦如霧);寒溫不適,飲食不節的濁氣,病行腸胃,停於人體上中部(中焦如漚);清冷寒濕之邪氣,由足部進入人體,傷到人體下部(下焦如瀆)。針刺之時,刺頭部骨縫的穴道,可驅邪氣外出;刺陽明的合穴可以排除胃腸積的濁氣。若病在淺層,針刺太深,會引邪入裡,加重病情。因此說,皮肉筋脈各有它的部位,病證有它的適應穴道,情況不同,就應該隨著病情慎重施針,不要實邆用補法,虛證用瀉法,那是損不足而益有餘的針法,可說是加重患者的苦痛,病勢也會更加嚴重了。精氣虛的病患,誤瀉五臟的穴道,會致人於死;陽氣不足的病人,誤瀉了三陽經的穴道,會導致正氣更虛弱的神志錯亂。耗傷了陰經,會發厥證:損傷了陽經,會發狂證,這都是用針不當的害處。

 

既已下針就要候正邪之氣的調節,即『為刺之要,氣至而有效。』(靈樞.九針十二原篇)如何知道氣至而有效,就要『觀其色,察其目,知其散復,一其形,聽其動靜,知其邪正,右主推之,左持而御之。凡將用針,必先診脈,視氣之劇易,乃可以治也。』(靈樞.九針十二原)也就是憑著望聞問切的診斷,針刺時,察覺病患本身正氣與邪氣的變化,邪氣之所由及在身體的部位,才決定下針的部位及針刺的深淺,才是萬全之道。(12/10/2007)

 

以上若有諮詢,請洽針灸及脊椎骨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 D.C., L.Ac.),電話1-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Lombard, IL 60148,網站: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