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六年背痛如釋重負     王全民醫師

最近一期的國際脊椎推拿協會學報指出,在胸椎部分產生的中背痛,比腰椎部份產生的腰痛(下背痛)要少得多,因此一般討論中背痛的臨床報告,也就相對的少。在實際臨床上,也許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筆者於一九九九年前往秘魯義診時,第一個病人便是骨科醫師轉診來的中背痛病人,是個三十多歲的印地安婦人,筆者曾報導過,當時此婦女背痛到無法讓人用手在她中背上做任何的接觸,而她中背上也布滿了拔罐的印子,後筆者遵循內經腰痛論的例子,在婦女的膝彎後放血,十數分鐘後,該印地安婦女擁抱筆者,表示她最高的謝意,因其中背痛已十去其七了。

這樣因治療中背痛得到的擁抱,最近又發生一次。也是一位白人女性,但她長期喜愛運動,曬得一身古銅色的皮膚,六十出頭的她,乍看起來,十分健康,但她卻有一個延續六年未消的中背痛。

安娜第一次來到診所,是她辦公室的女經理大力推薦的。她辦公室的女經理,因公事與照顧住養老院的母親及有癌症和膝痛的先生,已是蠟燭兩頭燒,心神不寧,需要不斷的借?提神,但更造成她更多的精神壓力,後在她先生來治膝痛時,認識針灸,於是求助於針灸,據她自己說,每次針灸後,她才能好好睡一覺,精神恢復一陣子,因此大力推薦安娜前來一試。

安娜和她高大的先生來時的模樣,是半信半疑的。安娜說她的中背痛已有六年,但在更早前,她曾有過第十胸椎的壓迫性骨折,但早已痊癒。六年前的某夜,她被突來的中背痛在半夜痛醒,她描述主要的痛點在她的兩肩胛骨的正中央脊椎上,然後會有閃電式的放射痛,放射的方向像火焰般,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右上方,或左下方,也就是說她的痛點是幅射原點,放射的痛有如蛛網般的密佈,永遠不知道下次的中背痛會向何方放射。由於她自己有過第十胸椎的壓迫性骨折,她一直以為痛點就在第十胸椎上。

六年來,她遍訪各類的醫師,骨科,一般神經科,脊椎神經科,脊椎推拿科,還有一些替代性的醫學,來治療她的中背痛,耗盡了許多的錢,但她自覺幾無收穫,所有應有的檢查也都有了,但卻找不出病因,又止不了痛,雖然她還強打精神鍛鍊她自己的身體,但對這個要來就來,要走就走的痛,不只是身體上的折磨,更是心理上的折磨。

因此當問她怕不怕針灸,因為此次針灸,依循董氏針灸,一定會在她的手上下針,她說:醫生大人,你以為你還能再折磨我嗎?在我而言,已沒有比中背痛還痛的事了。話說的十分的淒涼,但該檢查還是不能不檢查,因此以手觸摸她的第十胸椎,沒有反應,再向上找,當剛剛碰到她的第六胸椎時,安娜臉上的痛苦表情及聳動肩膀的樣子,就是這裡了。

依照中醫理論,應是氣滯血瘀的毛病,應該與她勤練舉重有關,因為掌挺舉向上的煞那,胸椎應是上舉的支點。就西醫來說,應是神經痛的一種。回到中醫,痛在督脈之上,應此先取掌上的腕順一穴,以及在第六椎上下三針加上旁刺,引氣至第六胸椎治之。三十分鐘之後出針,再在膝彎處放血,再以手觸壓第六胸椎時,安娜哭了,因為劇痛已去,只留下些許的痛了,她起身抱著筆者哭,出了診療室,又抱著她的先生哭,讓其他在候診室的病人都嚇了一跳,以為發生什麼事了,還好安娜解釋她是快樂的眼淚,否則候診的病人也都跑了。

安娜的中背痛還未完全治癒,因此要求她不要再做任何舉重的運動,最少半年不可,六十歲的她,像小女童軍般的敬禮說:Yes, Sir。

安娜的中背痛至少需要十二次左右的集中治療,以防再犯。以後並應作追?治療,才能確保不再復發。

以上凡有所諮詢者,請洽針灸及脊椎推拿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 D.C., L.Ac.),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Lombard, IL 60148, 網址:http://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