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狐惑病    王全民醫師

 

最近幾年來韓劇在亞洲市場造成一股哈韓的旋風,以韓國宮廷為背景,談及膳食及中醫的大長今,更是這一年來最噲炙人口的連續劇。劇中醫女長今診斷及治療朝鮮中宗國王的狐惑證,是她能打破朝鮮王朝慣例,成為第一位女御醫的關鍵。

 

那麼,什麼是狐惑病呢?此一病名最早出現於醫聖張仲景所著的金匱要略第三章,百合狐惑陰陽毒病脈並治,該書將三種病合放一起,百合病是精神衰弱,狐惑是免疫病,陰陽毒是溶血性的病變。三者之間是否因精神衰弱,導致免疫的狐惑病,再至溶血的陰陽毒,尚未定論。此處就專談孤惑病吧!

 

金匱要論有關狐惑病共兩條:(一)狐惑之為病,狀如傷寒,默默欲眠,目不得閉,臥起不安;蝕於喉為惑,蝕於陰為狐。不欲飲食,惡聞食臭,其面目乍赤,乍黑,乍白。蝕於上部則聲嗄,甘草瀉心湯主之。蝕於下部則咽乾,苦參湯洗之。蝕於肛者,雄黃熏之。(二)病者脈數,無熱微煩,默默但欲臥,汗出;初得之三四日,目赤如鳩眼;七八日,目四眥黑。若能食者,膿已成也;赤小豆當歸散主之。

 

讀者如細細觀看大長今這部連續劇,再參照以上文字,就知編劇者頗下工夫將狐惑病表現在劇中。這個病變頗似現代醫學所稱的白塞病 (Bechcet  Disease),乃一原因不明的全身性自體免疫性疾病,本病表現有三聯徵:反覆發作的口腔潰瘍,外陰部潰瘍和眼色素膜炎。也可見到皮膚,黏膜,關節,消化道,心血管,中樞神經系統等多器官損害的證狀表現。

 

大長今劇中宗國王就是經常有「狀如傷寒」反覆發作的口腔潰瘍,外陰部潰瘍從劇中醫官說怎麼會有這樣的病推論,可能也有,而眼色素膜炎,為長今預測可能失明可以對照。而中宗的皮膚及黏膜病變亦是劇中的證狀之一,長今被認為誤治中宗到認為她治療有效,就是從皮膚及黏膜病變轉好而被肯定的。劇中長今雖然一時地治好中宗的狐惑病,後又教他廣步散形於庭園之中,且做腸胃方面的按摩,但歷經八年後,仍然證轉腸阻塞,終而不治,也是與白塞病轉為惡性的病程相符。

 

白塞病是在遺傳基礎上,受到病毒,鏈球菌,結核桿菌的感染,或環境因素(如微元素砷,雄黃等等)的中毒,使抗體免疫系統功能紊亂,產生自身抗體而導致多系統損害的自身免疫性病病。所累及的組織,器官的基本病變是血管炎改變,大多為滲出性,少數為增生性,有時二者同時存在。受累血管可為動脈或靜脈,病變部位可發生充血,水腫,栓塞,狹窄,纖維素滲出和膿瘍形成等改變。

 

中醫認為本病多由感受濕熱毒氣,或因熱病後期,餘熱未盡,或脾虛濕濁之邪內生,或陰虛內熱,虛火擾動等致濕熱毒邪內蘊,彌散三焦,阻於經絡,浸漬肌膚,傷津刼液,使氣滿血瘀痰凝,形成虛實夾雜之候(按:有虛有實,故難施治)。初期多以邪實為主,中晚期則見虛中夾實,本虛標實之證。濕,熱,火,毒為本病的病理基礎,其病位涉及心,肝,脾,肺,腎,胃,膽等,病機不外邪熱內擾,濕熱熏蒸,上攻口眼(口瘡或眼失明),下注外陰,外犯肌膚,搏於氣血,形成多臟腑損害,表現為虛實雜染的證侯。中醫治療上,因本病早期多以邪實為主,治以清熱除濕,瀉火解毒為主,如大長今劇中初用龍膽瀉肝湯即是,但中宗之狐惑病失治已久,已至中晚期的脾虛失運,或陰虛內熱,濕熱留結等虛實夾雜之證,治應攻補兼施,扶正袪邪,故劇中終用防已去其濕熱,以紅參補其元氣,治愈於一時。然中宗脾虛失運已成痼疾,終致腸阻塞,非外科開刀無以竟其功,但囿於當時風氣未開,開刀聞所未聞,又在龍體上動刀,更非一般人所能接受,中宗終致不治,大長今因之黯然避居荒村野店。

 

大長今一劇頗重診脈,但希望讀者注意,劇中在診脈之前,仍已做好望,聞,問的工夫,最後才是診脈,所謂色脈相參,可以萬全。單憑診脈斷病,就是劇中大長今自言持技自傲的翻版了。

 

以上凡有所諮詢者,請洽針灸及脊骨神經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 D.C., L.Ac.),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Lombard, IL 60148, 網址: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