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撞桌記    王全民醫師

  農曆七月,是俗稱的鬼月,忌諱甚多,遇有許多靈異的傳奇,因此一般人都特別謹言慎行,不招惹事端,只求趕快把鬼月渡過去。今年的鬼月,是從西洋曆的八月十六日到九月十三日,筆者謹言慎行,眼見已到農曆七月廿八日(九月十二日),鬼月將過,卻在自己一失神之下,演出一齣「撞桌記」,幾乎導致寸步難行。

  話說九月十二日下午,筆者已準備傍晚搭機返芝,一時貪嘴,乾女兒便?愚夫婦至小台北的芳苑品嚐珍珠奶茶。同時又呼朋引伴,通知正在附近的岳母,二舅子,四舅子一起來共襄盛舉。為了獻殷勤,特走出芳苑供候岳母大駕,陽光下氣候溫和,心身舒暢,待岳母車到,特接引下車,引入芳苑,一個大劍步,報知家夫人:「岳母到!」誰知從陽光下進入布置幽靜的芳苑,竟然視??地就撞上桌子了,煞時間,臉色蒼白,左大腿如遭重擊,嘴裡還喊著:「不痛!不痛!沒關係。」而四舅子睹之,毫不客氣地說:「只怕不輕吧!」為顯英雄狀,咬牙賠笑臉,欣然吃完百香?珍珠奶茶。才讓夫人送至機場,並期下週三見,要內人好好陪岳母等。

  過機場檢查關時,左腿已逐漸重痛,在侯機室的一角,先暗中針刺自己右肩及左大腿痛處(即阿是穴),因無法拉起褲子,研判應是股四頭肌受傷,尤其是股直肌,股外側肌最為厲害,股中間肌略傷,股內側肌大抵沒事。上機時,疼痛已稍舒緩,但有逐漸腫大的趨勢。上機後,坐在窗旁,不時活動,但傷勢更趨嚴重,抬左腿時,僅能離地約十公分許,無法抬腿穿鞋,這與一路飛機上空調甚佳(冷)有關。當九月十三日凌晨十二點四十分抵達芝加哥中途島機場後,左腿已痛得無法跨步而行,只能一走一跛地走出長廊,偏偏停機坪離出口幾乎最遠,自己又要充英雄好漢,不肯要求輪椅的服務,最後大概是該班航機最後一個走到出口的乘客。搭乘機場巴士至停車場,開車回到家中已是一點四十分。

  看著比右腿多出三分之一粗的左腿,確定股直肌傷得最嚴重,先以七十度酒精置於小碗中,點火燃著,再以右手伸入碗底,將帶著藍火的酒精,往股直肌上揉擦,求活血散瘀,唯已拖了七個小時,達不到既有的功效,於是再刺絡拔罐,拔出瘀血,暫時緩解,貼上一劑涼涼的清草膏藥,便去睡覺,準備一早九點就開始看病。但在床上睡覺時,無法左邊側睡是鐵定了,就連右邊側睡,都覺得扯到左腿的肌肉痛處,於是只能採仰睡睡姿,但仍感到不舒服。半睡半醒間,至早上五點被一陣劇痛痛醒,再起床一試,比在中途島機場還慘,股直肌,股外側肌都更腫痛,故步子更小,抬腿也只有五公分左右,哇!今早要如何面對病人?因此採大動作的放血拔罐,連拔六個罐子,再認定股直肌與股外側肌都與針灸經絡的胃經及膽經有關,故以排刺之法,沿經連下十二針,從大腿前中側胃經到側邊膽經,將所有腫痛的肌肉全包在裡面,再加上頻率卅的電針,坐在椅子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六點十分醒來,覺得左大腿已輕快許多,試走下:平地走已無痛,但覺無力,上樓梯及下樓梯,則需步步為營地爬上爬下,略帶痛感,但已只有二三分痛,比五點起來時的十分痛,已不可同日而語。腫大的左腿也只比右腿略大而已了,再貼一劑青草藥膏來鞏固療效,至九時看病時,步子相當穩定,只有眼尖的病人可以看出走路有些不對勁而已。中午復針一次,估計每天再針一次,三至五天便能脫苦海。

  古人讀書有頭懸樑,錐刺股的說法,經此撞桌經驗,自己針大腿,也體會到錐刺股的感覺了,但願不要有試頭懸樑的機會!

以上凡有所諮詢者,請洽針灸及脊骨神經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 D.C., L.Ac.),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Lombard, IL 60148, 網址: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