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鴨子金邊中風

上週觀看台北國際電視台新聞節目,正巧看到竹聯幫精神領袖陳啟禮輕微中風的消息。據新聞報導,曾獲頒柬甫寨勳爵的陳啟禮大哥,自從去年展示所擁有的強大火力後,曾是旱鴨子好友的該國韓森總理,下令收押陳啟禮,並軟禁在金邊的憲兵營裡,由於無法與外界來往,陳啟禮在鬱卒之下,發生了輕微中風的現象,被送到由華人經營的醫院治療,已無大礙。而最近金邊法院再度傳訊陳啟禮,被解讀為可能會還旱鴨子的自由,但恐怕不能再留在柬甫寨。

據最近與陳啟禮有來往的少數人透露,陳啟禮此次有意落葉歸根,回到台灣,唯他在台灣的陳太太卻不主張他回台灣,以免再受到司法的關切。這對患難夫妻,結褵以來,聚少離多,近年更有喪子之痛,但卻相知相惜的故事,或可拍成電影,一定會造成轟動,或令人感動,或令人足以為戒吧。

回到陳啟禮輕度中風的題目,中風,在中國醫學上,分為外風與內風,若與西方醫學相較,外風多半指的是周圍神經的問題,而內風則多屬於中樞神經的問題。

就外風而這,中國醫學認為往往是汗出當風所致,而汗出當風又有兩種情況,一者是在劇烈活動後,大汗淋漓,毛孔全開之際,忽然受到冷風的吹襲,造成口歪眼斜,以致口水與眼淚都無法控制,眼睛也無法全閉的情況。而所謂冷風的吹襲,對於那些在戶外工作既久,大汗不止時,突然進入冷氣房,就容易發生,或在汗出未定之時,突然澆以冷水淋浴,都可能產生類似的狀況。筆者最近有一病人即是如此,經針灸治療兩次後,已可控制口水與淚水,但眼睛仍然無法全閉,經六次治療後,病人自言洗頭時,水已不會再流入眼中,再經數次鞏固治療後,病人已獲痊癒。

汗出當風的第二種,則最易在秋涼之際發生,筆者一七十多歲的女病人,很愛種花鋤草,整理庭院,八個多月前,突然發現自己口歪眼斜,經診療後,判定為貝氏面肌麻痺證,也是眼睛無法全閉,雖未流口水,但自覺上下唇無法碰到一起,而且還極易流淚。她的醫生說讓她自己多休息,狀況就會改良,但八個月來也未有多大的進展,於是今年五月嚐試針灸治療,一共針灸六次,已覺兩唇可碰到一起,相當的驚喜。追?她病發的原因,卻是秋涼之時,整理庭院之際,汗多盈面,但秋風送爽,又覺十分舒服,可是外風也就逐漸內侵,終致貝氏面肌麻痺。

以上是外風的中風,內風的中風,則與腦部血管相關,亦有輕重之分,或是血管與神經的糾結所致,若脫延較久,針灸亦無從施力,筆者亦曾遇過這類的病例,無功而返。但若中風是突發性的腦血管阻塞時,針灸亦有急救之法,尤其是在等急救車來臨之前,在患者的十指尖,或以放血針,或以縫衣針,急刺出血,往往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在臨床上,是受到相當肯定的急救法之一。

但不知旱鴨子的輕微中風,意指為何,而中風之初,若為腦血管阻塞的病變時,是否也曾經放血急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