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刺血療法與我    王全民醫師

 

上個月應美中華人學術聯誼會之邀,於芝加哥州立大學舉辦的國際高科技會上,發表一篇『《素問》的刺血技術初探』的論文,由於較偏於理論性的研究,雖然也舉二個非常有趣的案例說明,但還是無法暢盡所言。

 

論文發表後,也有人問道:「你認為刺血治療既然如此好,你自己也用嗎?用的有效嗎?」問題問的很好,確實,我自己經常使用刺血療法來治療自己,為了有些部位,如頸背腰,很難自己觸及,還訓練了自己的老婆,如何用刺血療法,來為我治療一些身體上的狀況。

 

刺血即俗稱的放血,以實例來說,這三年以來,我自己經過五次重要傷害,都是用針灸以及刺血療法來醫治:分別是左大腿撞傷,右臀摔傷,急性輕微闌尾炎,漂白水中毒及最近的左大腿撞傷。其中前四次,分別以不同名字與身份,介紹在臨證筆記中,分別是二00三年七月十五日的急性闌尾炎的針灸治療,二00四年九月十三日的撞桌記,二00四年十一月九日的漂白水中毒針灸治驗一則,及二00六年一月三日的老金的十二月,談及臀部摔傷。

 

急性闌尾炎一文中提到:「筆者突感右下腹部酸痛,用手捫麥氏點,有低熱感,又噁心欲嘔,腹部發脹,腰都直不起來。因此先在右腿沿足三里至闌尾穴刺絡出血,再在右下腹的麥氏點刺絡,拔罐出血,血呈污黑色,此時感到上半身冒發冷汗,一路汗出至頭部,然後感到腹部的脹氣上移,從口而出,感到收效。再於足三里,闌尾穴及腹部的阿是穴下針通電,三十分鐘後出針,即感走路不會再痛,再捫麥氏點,低熱已去,知道已在控制範圍之內了。第二天,又繼續針灸治療,經二次治療,到目前為止,應該闌尾炎已消。不過在自行針灸過程中,電話就在手邊,若無效,即電九一一,痛快求一刀了。」

 

撞桌記中提到:「清晨五時痛醒,看著比右腿多出三分之一粗的左腿,抬腿也只有五公分左右,因此採大動作的放血拔罐,連拔六個罐子,再認定股直肌與股外側肌都與針灸經絡的胃經及膽經有關,故以排刺之法,沿經連下十二針,從大腿前中側胃經到側邊膽經,將所有腫痛的肌肉全包在裡面,再加上頻率卅的電針,坐在椅子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六點十分醒來,覺得左大腿已輕快許多,試走下:平地走已無痛,但覺無力,上樓梯及下樓梯,則需步步為營地爬上爬下,略帶痛感,但已只有二三分痛,比五點起來時的十分痛,已不可同日而語。腫大的左腿也只比右腿略大而已了,再貼一劑青草藥膏來鞏固療效,至九時看病時,步子相當穩定,只有眼尖的病人可以看出走路有些不對勁而已。中午復針一次,估計每天再針一次,三至五天便能脫苦海。」

 

漂白水中毒中提到:「吸入性漂白水中毒開始發作,但覺從兩側肋骨向胸腔中央壓迫,緊張疼痛無法忍受,呼吸及心跳都覺得痛不可支,稍稍深吸一口氣或輕咳即感痛徹胸背,立即在董氏奇穴的肺心區放血,即四花中及四花外刺絡後,再拔罐,稍覺緩解後,再在兩肋下的肝經及膽經的壓痛點放血拔罐,痛徹胸背的感覺大為好轉。繼之在大腿上的董氏奇穴的駟馬三穴及通關通山穴,以卅號針連下十針,一小時後拔針,已是午夜一點,但已可入睡,以側睡的姿勢,再針內關穴,以防是心臟病,並矚妻子若有異常,即送急診室。三點醒來,拔去內關穴的針,睡至天明,除略感全身痠軟外,用力呼吸胸前即痛,還不敢大力咳嗽,連著三天,在心肺區放血,逐漸好轉。此為一個別案例,可做為進一步研究之用。若家中小孩有吞吸漂白水之嫌時,應立即送急診室處理為上。」

 

老金的十二月中提及:「老金在聖誕節期到新年之間,幫老婆大清理家裡一番。結果就在樓梯上,沒注意樓梯剛用蒸汽洗過,階梯太濕,一腳踩空,連滑數階,屁股著地,摔了一個四腳朝天。當時在地上掙扎了數分鐘,自己爬起來,右側屁股腫得如一個盾牌放在屁股後一般。只好教老金的老婆刺絡出血,再拔罐,擦用跌打藥精」,約半個月治療完全康復。

 

這個月筆者再次於公園裡,右大腿不幸又撞及鐵椅,行走困難,亦是以針灸及刺血療法為主,得到控制。此外,筆者若有中暑或感冒時,就央請內人在背部五嶺穴組(卅六個穴),甚至擴大到背腰六十個穴,刺血治療,都收到宏效。總之,刺血療法非只是個理論,更是在自己的生活中實踐了刺血療法。

 

以上若有諮詢,請電針灸與脊椎骨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IL 60148,網站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