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傅青主十不孕中醫診治    王全民醫師

 

伊利諾州的亞裔針灸協會,於上週末請到美洲中國文化醫藥大學教授劉大禾中醫博士,分別就『人工助孕的中醫輔助療法』及『糖尿病的最新認識』,做了精闢的演講與研討,並提出相關的中藥方劑與針灸穴道,與參加研討會的中醫藥專業人士共同分享,受到一致好評。

 

中醫除了能有助於人工助孕外,傳統中醫有專門的種子篇,種子即治療不孕證,都有一定的療效,其中尤以傅青主女科第五章的種子,更將不孕分為十種證狀,只要診斷正確,即可方便地使用傅青主這十個方劑。陜西三秦書店出版,由楊鑒冰及王宗柱譯解的《傅青主女科白話解》,對此十方劑的現代應用,作出貢獻。

 

傅青主提到的第一個不孕,是『身瘦不孕』:「婦人有瘦怯身軀,久不孕育,一交男子,即臥病終朝...是血虛之故乎!...肝氣不和,則精不能泄,腎精既泄,則肝氣亦不能舒...此陰虛火旺,不能受孕...方用養精種玉湯,水煎服...服此者果能節欲三月,心靜神,清自無不孕之理。」這是屬於精血虧損型的,其症候可青現婚久不孕或孕後易墮,形體消瘦,面色萎黃,皮膚不潤,頭暈目眩,或有月經後期,量少色淡等。現代西醫檢測,會發現排卵功能紊亂或黃體功能不足的情況。

 

第二個不孕是『胸滿不思飲食』:「婦人飲食少思,胸膈滿悶,終日倦怠思睡,一經房事,呻吟不已...是腎氣不足...治法必以補腎為氣為主...兼補脾胃...方用升提湯,水煎服,三月而腎氣大盛,再服一月,未有不能受孕者...補脾胃之氣與血,正所以補腎之精與水也。」此條為脾腎氣兩虛的不孕證,臨床上屬於卵巢功能低下或子宮發育不良,即本方有增加卵巢與子宮的重量及促進排卵的作用。

 

第三個不孕是『下部冰冷不受孕』:「婦人有下身冰冷非火不煖,交感之際,陰中絕無溫熱之氣...是胞胎寒之極乎;夫寒冰之地不生草木,重陰之淵,不長魚龍,今胞胎既寒,何能受孕...乃心腎二火之衰微也...方用溫胞飲,水煎服,一月而胞熱...若改湯為丸,朝夕吞服,尤能攝精。」臨床見宮寒不孕者,多有先天發育不良的情況,如子宮或卵巢發育小,或青現月經量少,色淡,甚至閉經,形寒肢冷,性欲淡漠,納少便溏等。故詢問發育史,相當重要。

 

第四個不孕是『胸滿少食不孕』:「婦人有素性恬淡,飲食少則平和,多則難受或作嘔...脾胃虛寒...然脾之母原在腎之命門,胃之母原在心之包絡,欲溫補脾胃二經之火,益母旺子必不弱...方用溫土毓麟湯,水煎服,一月可以種子矣。」這個不孕,與胸滿不思飲食不孕的腎氣不足,治以溫腎養氣的升提湯不同,升提湯在滋補精血(氣虛),不同於溫土毓麟湯的溫養脾腎之陽氣為主。升提湯有終日倦怠思睡之證,是氣虛。溫土毓麟湯則有嘔吐清水的陽虛之證。需要仔細辨別。

 

第五個不孕是『少腹急迫不孕』:「婦人有少腹之間自有緊迫之狀,急而不舒不能生育...帶脈之拘急...由於腰臍之氣不利也...由於脾胃之氣不足也...必大補其脾胃之氣與血而腰臍可利,帶脈可寬,自不難於孕育矣,方用寬帶湯,水煎,四劑少腹無緊迫之狀,服一月即受胎。」此為繼發不孕或屢孕屢墮的滑胎者...臨床多為習慣性流產而繼發不孕的,或患慢性盆腔炎及體質差多病者等。以上先介紹傅青主的五個不孕診治,但在臨床上,所有方劑還有賴醫生的視病人實際狀況,加減方劑才是正途。

 

第六個不孕是『嫉妬不孕』:「婦人有懷抱素惡不能生子者...誰知是肝氣鬱結乎?夫婦人之有子也,必然心脈流利而滑,脾脈舒舒徐而和,腎脈旺大而鼓指,始稱喜脈,未有三部脈鬱而能生子者...以肝木不舒必下剋脾土而致塞脾土之氣,塞則腰臍之氣必不利...必不能通任脈而達帶脈,則帶脈之氣亦塞矣...胞胎之門必閉,精即到不得其門而入矣...方用開鬱種玉湯...一月則鬱結之氣開。」臨床上較多見的是肝鬱型不孕。在婦科產檢上也往往呈多樣性,如排卵功能障礙中的無排卵或黃體功能不健;生殖器官疾病中的宮頸炎,輸卵管炎,盆腔炎等。但在中醫辨證上,不論出現何種證候,但總有情志抑鬱,多慮善太息,或煩燥易怒等情緒不寧時,治法上均可考慮用疏肝解鬱的開鬱種玉湯。筆者在臨床上遇到許多因工作壓力導致的情緒低落婦女,多主用開鬱種玉湯治療。在幫助受孕的針灸裡,往往都用到寧神的針法,用意即在此。

 

第七個不孕是『肥胖不孕』:「婦人有身體肥胖痰涎甚多不能受孕者...誰知是濕盛之故乎?..濕盛者多肥胖,肥胖者多氣虛,氣虛者多痰涎,外似健壯而內實虛損也...治法必須以泄水化痰為主...方用加味補中益氣湯...八劑痰涎盡消,再十劑水濕利子呂涸出,易於受精而成孕矣。」臨床證候為不孕,月經失調,稀髮或量少,甚則閉經,形體漸胖,肢體多毛,肫悶納減,喉中多痰,嗜睡乏力,頭暈目眩,白帶增多,年青女性還可有面部痤瘡較多等。類似多囊卵巢綜合證,高雄激素證所致卵巢排卵障礙。

 

第八個不孕是『骨蒸夜熱不孕』:「婦人有骨蒸夜熱,遍體火焦,口乾舌燥,咳嗽吐沬,難於生子者...是骨髓內熱...骨髓過熱則骨中空虛,惟存火烈之氣,又何能成胎?..方用清骨滋腎湯...水煎連服三十劑而骨熱解,再服六十劑自受孕。」由服用方劑數量,可知骨蒸夜熱不孕,頗難治療。臨床上此證類似血枯經閉型,應特別注意經水之變化,是否受到慢性消耗性疾病的影響,尤其肺結核一類。

 

第九個不孕是『腰酸腹脹不孕』:「婦人有腰痠背楚胸滿腹脹,倦怠欲臥,百許求嗣不能如願...是任督之困...方用升帶湯...水煎連服三十劑而任督之氣旺,再服三十劑而疝瘕之症除。」此證相當覝代醫學中的輸卵管炎伴有炎性腫塊,卵巢囊腫,子宮肌瘤及子宮內膜異位症等。

 

第十個不孕是『便澀腹脹足浮腫不孕』:「婦人有小水艱澀,腹脹腳腫不能受孕者,人以為小腸之熱也,誰知膀胱之氣不化乎?..水濕之氣必且滲入胞胎之中而成汪洋之勢,汪洋之田,又何能生物也?..方用化水種子湯...二劑膀胱之氣化,四劑艱澀之證除,又十劑虛脹腳腫之病形消,再服六十劑,腎氣大旺,胞胎溫煖易於受胎而生育矣。」此不孕證的證狀,類似現代醫學的泌尿系疾患,如膀胱炎,腎盂腎炎等。這些慢性疾病的存在是可以導致不孕的發生,但治療時應分清主次,當在確診的情況下先治內科疾患,待愈後方可議不孕之證的治療。否則即是受孕,對以後妊娠中的母體及胎兒雙方身體健康都不利。

 

除傅青主的十不孕中醫診治外,筆者偏好用民初名醫張錫純的溫衝湯及壽胎丸。溫衝湯用於治婦人血海虛寒不育,類同傅青主的下部冰冷不受孕。壽胎丸則以治滑胎為主。此方為易於流產者預備再懷孕的固胎第一方。此外對於胎氣已動或至下血的急救方,張錫純另擬有安胎急救方。筆者曾以張氏的安胎急救方,壽胎丸,加上傳統的保產無憂散(十三太保散),治一因子宮內有內膜將子宮一分為二,胎兒僅能在半個子宮內成長的案例,前此曾有多次流產記錄,後以此三方,前後保住兩個胎兒,目前已各是健康活潑的初中及小學生矣。

 

以上若有諮詢,請電針灸與脊椎骨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IL 60148,網站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