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青少年的胃痛    王全民醫師

 

從心理學或社會學的角度來看青少年的行為,通常多半會以認同同儕做為他們的行為模式,對父母的囑咐,往往覺得又是老套,因之或在言語上直接與父母們發生衝突,或壓抑自己,表面上是個乖孩子,實際上另有一套。有時為了規避父母的嘮叨,甚至不惜裝病,躲開麻煩。也有青少年會因為父母過忙,沒有時間來照顧自己,也來個裝病,引起注意。

 

猶記當年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因為那時台灣的初中還有聯考,各種惡補幾乎是彌天蓋地而來。班上有位功課很好的同學,忽然間他有了頭痛的毛病,有時在上課時就頭痛到噁心嘔吐,可說是從家裡到學校,痛無寧日。

 

同學的父母親都是高級公教人員,眼見孩子頭痛如此凶猛,都亂了分寸。最後將這位同學送到當時台北最有名的兒童醫院,經過各種血液,尿液,化學等等的測試,都找不出病因,因此醫生懷疑是否腦髓有問題,因此決定要抽脊髓來檢查。當時抽脊髓的技術還未像現在,據同學自己形容,是一個很大很大的針,要從腰椎處穿入測試。本來同學的母親已經簽字,同學也已打了麻醉,但他的母親看到那抽脊髓的大針時,一口涼氣倒吸,馬上喊停,當時哭得一蹋糊塗,結果沒抽脊髓。這位同學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後,看到他媽媽為他的頭痛,已被折騰得不成人形時,才出面向醫生自首:『我頭痛是裝的啦!』『嘔吐只要將手插到喉嚨就會吐了!』醫生轉告同學的父母親,安排家的心理諮詢後,同學的媽媽辭掉優偓的工作,而這位同學以後從大安初中,建國高中,台大,到美國留學,都表現的十分優異。但每當同學會時,大家總會問上一句:還頭痛嗎?就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最近有位母親帶了一位十來歲的男孩子來看病,說他胃疼,常常疼到滿地打滾,痛時吃些東西就會好些,但到目前為止,一般的檢驗都還沒找出結果,家庭醫

生準備把他轉診給腸胃科醫生,看看是否要做胃鏡或鋇餐攝影。但這位青少年還在鬧情緒,不想看腸胃科醫生。但因對針灸好奇,願意跟媽媽一起來,一進診所,就說:我不喜歡針,你不要用針來針我。

 

看到這個青少年的表現,就想到我那頭痛的同學。因此就花時間和他聊天,為他做了一個電子經絡的測試(Electro Meridian Analysis System, EMAS),發現影響情緒最多的肝經稍旺,因此建議用按摩穴道及艾草來治療,先用有煙的艾草,讓他觀察艾草燃燒的變化,尤其當艾草的煙往下徘徊於皮膚上時,引起他很大的興趣,然後問他願不願試試看,艾草只要燃到覺得溫暖即可,保證不痛。他睜大了眼睛,想了想,說:好!

 

經過艾草薰後,再問他說,胃還痛不痛呢?他說不太痛了,就讓他回家。次日這位青少年的媽媽打電話來,說他已經開始和家裡的狗狗玩成一片,胃痛『似乎』已經都不見了。囑要再注意,應該是情緒上的問題,但如果再痛,還是要去看腸胃科醫生的。

 

以上若有諮詢,請電針灸與脊椎神經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IL 60148,網站www.acup-chir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