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證筆記         內經振埃針法之運用       王全民醫師

 

最近看內經名家王洪圖醫師的《內經臨證舉要》VCD ,看到用內經振埃針法治喘息的內容,再參考王洪圖醫師的《黃帝內經病證與臨床應用》(中英文版,新世界出版社),及《內經臨證發揮》(人民衛生出版社)兩書,都提到了同一案例的分析解說。茲引如後:

 

『張某,女,32歲,一九九0年九月卅日,患者自訴從四歲開始,每至秋季均發生喘息,已廿八年。每發病約百餘日,至深冬自止。多年來一入秋季,即需服用補爾敏,略能緩解。其症狀夜間一時許最重,每天均憋氣而醒,服二片補爾敏,約一小時後喘息略緩,晨起再服二片,白天症狀較輕,僅微有呼吸不暢,輕度咳嗽,噴嚏,流清涕。某醫院查過敏源,凡所查數十項均過敏,因而未全部檢查完畢而止。舌紅,脈略數。正屬脾肺鬱熱,惡埃烟之證。治以清瀉脾肺,用“振埃”刺法,取穴天容,列缺,三陰交均雙側,廉泉。留針二十分鐘,並囑患者,如能不服補爾敏即停服。隔日二診,針刺後當夜雖然醒來,但未服藥很快即睡,未發喘息。白天亦未再服補爾敏。再以前法針刺治療一次,並予中藥調理,用瀉黃散加味六劑,喘息咳嗽至冬未發。』

 

參照內經靈樞經《刺節真邪篇》:『振埃者,刺外經,去陽病也。振埃者,陽氣大逆,上滿於胸中,憤瞋肩息,大氣逆上,喘喝坐伏,病惡埃煙,噎不得息。取之天容,廉泉。』也就是在內經原文裡,只提到用手太陽小腸經的天容穴及任脈的廉泉穴,這兩個穴道都善治咽喉部位的病變,但王洪圖醫師則認為“刺外經”應在手腳上也針灸,因此依病人的舌紅脈數及病發在丑時,加選肺經的絡穴列缺穴,以及脾經的三陰交穴。王洪圖醫師以丑時的五行為濕土,故選脾經,但如依經脈流動而言,則丑時應為肝經流動最旺的時間,故選脾經上的三陰交穴,實則三陰交穴為肝脾腎三經交會之穴,這是王洪圖醫師選穴的巧妙處。王洪圖醫師的學生依例治喘息症的報告是:此法治喘有立竿見影之效。

 

除了王洪圖醫師的說明外,其實在內經靈樞《衛氣失常篇》裡也有類似的說明:『衛氣之留於腹中,使人支脅中滿,喘呼逆息者,其積於胸中者,瀉人迎,天突,喉中;積於腹者,瀉三里與氣街;上下皆滿者,上下取之,與季脅之下一寸。』也就是說喘呼逆息積於胸中者,可取足陽明胃經的人迎穴,任脈的天突穴及廉泉穴。這與振挨針法有相互補足的效果。

 

筆者最近曾在一友人辦公室時,恰遇到櫃台的接電話女士,聲音沙啞幾近失聲,咳喘胸悶不已,清涕直流,卻仍需接電話。略事詢問,剛得病,人迎脈膊約二倍於寸口脈膊的跳動,應為陽證。並知該女士家族素有心臟病史,當即用隨身的針灸用鋁片,貼在她的廉泉穴,天容穴,天突穴,列缺穴及內關穴,並指壓各穴各兩分鐘,約十分鐘後,該女士已覺咳喘大減,聲音也比較清晰可辨,清涕至少已可控制。因此囑該女士繼續每隔兩個鐘頭,指壓各穴三十秒鐘,如果較嚴重,每穴指壓兩分鐘。兩日後,再去該辦公室,該女士說她已好了百分之七十以上,因此再為該女士繼續貼針灸鋁片予以治療。一共四天,該女士已的沙啞失聲,咳喘胸悶及清涕不已的證狀,均已完全解除。爾後又用在其他喘咳證狀上,均收到相當療效。由此可證,內經並非只是理論之書,用於實際臨證上,只要能隨機運用,都可收到一定的療效。

 

以上若有諮詢,請電針灸與脊椎骨科(Licensed Acupuncturist & Chiropractic Physician)王全民醫師(Dr. Chuan-Min Wang),電話630-932-1274,地址2S065 Hampton Lane, IL 60148,網站www.acup-chiro.com 。